零星

[利艾]我明明是来学魔法的(祝晗晗生快的贺文o(≧v≦)o~~)

Syou.:

※全名《我明明是来学魔法的,利威尔教授却让我去做扫除》


※魔法学院背景,新生艾伦、教授利威尔设定,轻松向


※没看过啥魔法类的电影和书籍,内容有误差的请凑合看吧orz


 


※晗晗生日快乐!永远不会忘记刚用LOF的时候你的支持>3<


  活泼又开朗,温暖人心的你,让我们成为关系更好的小伙伴吧❤


 


01.


 


艾伦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成为最厉害的元素魔法师。


魔杖轻轻一挥,先火球再爆雷,消灭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不正义份子。


为此,他报考了声望极高的自由之翼魔法学院。


初试魔法理论、复试魔法能力测验都完美过关,在魔杖选择的时候,更是被百年难得一见的以凤凰羽毛作为杖芯的魔杖选中,前途可谓一片光明。


一个月后,艾伦收到了来自自由之翼魔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


 


——亲爱的艾伦·耶格尔同学,恭喜你已被我院占卜魔法学部录取。


 


02.


 


“喂,听说了吗,那个拿到凤凰羽毛杖芯的家伙,竟然去了占卜魔法学部。”


“本来以为会去元素魔法学部的啊,毕竟有了那么厉害的魔杖,去占卜魔法学部真是浪费了。”


“的确,占卜魔法近年来都不景气呢。还是元素魔法学部好,还有利威尔教授当讲师!”


“诶,你们不知道吗?今年占卜魔法学部是利威尔教授负责啊。”


 


03.


 


自由之翼魔法学院,占卜魔法学部。


艾伦抱着书和魔杖,心情恶劣地低着头往自己的教室走。刚才在开学典礼上校长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直到现在都感觉很没有真实感。


自己竟然被最没有存在感的占卜魔法学部录取了?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。


他的目标是当一挥魔杖就能风起云涌的元素魔法师,才不是抱着个水晶球没事儿擦一擦看看别人家长里短的占卜师!


更别提占卜魔法学部了,据说即使是顺利毕业的学生,都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。除非能够成为学部的王牌学员,否则前途简直是一片灰暗。


不仅如此,艾伦的调转学部申请还被无情驳回。这么想着,心情就烦躁了起来。


负面情绪堆积,几乎快要咬牙切齿,垂着脑袋加快脚步。


在前面的走廊拐弯之后,艾伦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。本以为那个人会让开,但是直到自己想要躲避开,那个人都纹丝不动。


“唔!”艾伦身上一痛,撞到了那人意外结实的身上。


眨眼的瞬间,有许多黑色印着银色花纹的卡牌划过视线,如振翅的黑色凤尾蝶飞散到地面上。


“抱歉!”艾伦愣了一下,急忙蹲下来开始捡卡牌。


这个时候他才看到原来那是一副塔罗牌,有的正面朝上,有的倒扣在地面,他刚触到了一张,就被自己撞到的人狠狠呵斥了一声。


“蠢货,别动。”但是为时已晚,那人语气颇为不满,“啧。”


艾伦又是一愣,抬起头看自己撞到的人。


那是一个身量不高的男人,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。男人的眼神透着不悦,穿着他们统一的黑色长袍,不过胸口是样子奇怪的白色领巾,看不出年级。


艾伦对那领巾有些好奇,不自觉地脱口而出:“口水巾?”


“你说什么?”男人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微微眯紧,透露出十分危险的模样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
“……”艾伦没有回应,站起来把自己碰过的那张塔罗牌维持着背面朝上的姿态递给男人,轻声道,“抱歉。”


男人盯了一会儿,默不作声地将那张塔罗牌接到手中,从左向右轻轻翻开。


瞳孔猛地收缩,抬起头紧紧锁住艾伦的眼睛。


艾伦被那双似乎透着些微蓝色的双眼吓到了,不过很快那人就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。
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男人轻声道了一句之后,手一抬,地上的卡牌微微颤动,像是有磁性一般呈一条带状整齐地归入了男人的手中。


将塔罗牌收入长袍内,又取出了一条白色手帕擦拭刚才拿牌的手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维持着擦拭的动作,眼睛却没有看艾伦。


“艾伦……”艾伦轻声回答,“艾伦·耶格尔。”


得到这个回答之后,男人将手帕收起,转身就走。


“等……”艾伦一愣,追上了男人的脚步。


虽然这个男人还没自己高,但是步速很快。穿着一袭黑色长袍,纵然看不出身材,从他的步伐中就能看出是一个身体素质很好的家伙。


这条走廊的尽头只有一间教室,那就是占卜魔法学部的教室。


“你也是占卜魔法学部的?”艾伦紧跟着男人,问了起来,“我是今年的新生,你是几年级的?”


男人一路上都没有搭理艾伦,很快地就走到了教室面前,伸手准备推开宽大的雕花门。


“喂,你这个人很没有礼貌!”艾伦对男人的冷落态度感到不满,几乎是喊了出来,“起码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?”


教室的门被打开,艾伦从已经到达教室内的学生们不约而同、充满敬意与兴奋的问好声中,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。


 


“利威尔教授——”


 


04.


 


利威尔,被称为最强的魔法师。


无论是元素魔法、精神魔法、空间魔法、召唤魔法……他对数十种魔法都可以操纵自如,并且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不需要吟唱便可以释放魔法的佼佼者。


不仅如此,利威尔的魔杖是用龙骨做成的,芯部镶嵌的是龙的心腱。这样属于特级的魔杖,放眼世界也找不出五根。


然而大家所不知道的是,利威尔最擅长的实际上是占卜魔法。


 


05.


 


艾伦现在的心情很复杂。


他坐在阶梯教室的倒数第四排,左右都没人,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一小块地方。忍不住地频频抬眼,看正站在最前方正在说明学年部署的利威尔。


没想到那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利威尔。


那个成为了自己梦想中左手火球右手爆雷,魔杖一挥天地色变,还能使用各种复合魔法的最强魔法师。


看看男人的形貌特征,艾伦微叹一口气。虽然看起来,一点都不像。


利威尔站在教室的最前方,视线不知道落在哪里。他的声音比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要略高一些,仔细听起来,是十分悦耳的男声。


“接下来,你们会在占卜魔法学部度过三年的时光。第一年是公共魔法基础课,包括魔法基础理论和飞行课程,不过不需要学习吟唱和咒语两门。取而代之的是占卜理论课,以及占卜道具课。”


“在第一年,你们会了解到占卜魔法的意义,并且挑选到最合适自己的占卜道具。道具的类型,我在今后的课程中会具体给你们介绍。还有一点,不管你们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到占卜魔法学部,希望你们能够顺利毕业。”


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利威尔的视线慢悠悠地看向了艾伦的位置。


艾伦下意识抖了一下,不过利威尔的目光没有过多停留,开始介绍以后的课程安排与占卜魔法学部的专业课程。


“……怎么有点不好的预感。”艾伦觉得自己被刚刚利威尔那一眼,看的有点冷汗直冒。


 


06.


 


转眼半个学期已经过去,期中考试如期而至。


艾伦的魔法基础理论拿到了学部第五名的好成绩,然而飞行课程却糟糕的令人不忍直视。


绿茵场上,只有艾伦和负责飞行课程的韩吉老师。


“艾伦,掌握好方向!你这样会掉下来哦!”韩吉冲着骑着扫帚歪歪扭扭要飞起来的艾伦喊道,“注意不要晃来晃去!”


艾伦晃晃悠悠地骑在扫帚上,身体左摇右摆。他的表情已经到了严峻的程度,双腿用力夹着不敢放松,双手也用了十足的力气抓住扫帚。


飞起来不过三四米的高度,艾伦惊呼一声,从扫帚上摔了下来,脸先着地。


“好疼……”艾伦揉着脸爬起来,觉得都已经麻木了,恶狠狠地盯向还在空中漂着的扫帚,“可恶——”


“好奇怪啊,魔法扫帚也没有问题啊。”韩吉伸手把艾伦的扫帚引导到身边,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她蹲下来看艾伦,“艾伦,你觉得和扫帚配合,有什么不太对的感觉吗?”


艾伦想了想,认真地回答:“从骑上去开始就不太对。”


韩吉:“……”


“我、我按照韩吉老师教的方法骑上去,但是感觉就像是溺水了一样。”艾伦握紧拳头,半个学期的时间,只有他一个人没有通过飞行课程,“尤其是飞起来之后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”


“难道是太紧张了……”韩吉侧着头略作思考,过了一会儿,头脑小灯泡亮了起来,“这样吧,艾伦,你去找利威尔。那家伙的教育方式很好,又是你的班导,一定会好好教导你的。无论是技术问题,还是心理问题。”


艾伦做了一个大义凛然的表情。


“为了你的成绩。”韩吉拍了拍艾伦的肩膀。


“……是。”艾伦无奈地答应了。


 


07.


 


利威尔的宿舍在魔法学部后面的教室宿舍楼,是一幢简单的三层建筑。


“利威尔教授的房间是在……104。”艾伦站在楼前,不禁对这里的环境赞叹。


宿舍楼门前正对着一座洁白的喷泉,道路两边种满了大片不知名的花。楼后面是一片小树林,全部都是研究魔法学部改造过基因的树木,树叶会随着光线而改变色彩,此刻正是一片如梦幻般的蓝紫色。


艾伦刚走到门口,二楼的一扇窗户猛地被推开,利威尔从里面探头。


“艾伦,不许过来。”


“啊?”艾伦抬头看利威尔,惊住了。


利威尔头上包着头巾,脸上带着口罩,手中拿着扫除用的掸子。利威尔拉下口罩,露出形状好看的唇,微微皱眉。


“马上从这里离开,不然接下来就会有一只黑猫从你旁边过来……”


艾伦还没明白其中含义,忽然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叫声。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艾伦的右边冲了过来,为了躲避那突然的影子,下意识地躲避,却被不平整的石板道绊了一下。


“你会摔进花坛里,压扁研究魔法学部最宝贝的血色蔷薇。”


向后倒去,艾伦一屁股坐在了道旁的花园里,他吃痛地抬起手,发现自己压扁的蔷薇花流出了红色的汁液,些微粘稠,有着一股铁锈味。


“……”艾伦看着一手血一样的液体,他站了起来,觉得屁股上也觉得被隐隐浸透了,裤子沉甸甸的,恶心又难受。


“血色蔷薇的花液是黑猫最喜欢的味道,虽然会使那家伙发狂。”


话音刚落,刚刚窜过艾伦身边的黑猫喵地一声,炸着毛冲了过来。艾伦只觉得眼前一黑,黑猫已经扑在了他的脸上,不安分地抓了起来。


“你做什么?!”艾伦的视线被完全挡住,失去了视觉辅助整个人都觉得很不安。


艾伦使劲抓着那只黑猫想把它拽下来,但是对方就像是黏了胶一样扒在艾伦的脸上不下来,还不时用爪子拍艾伦。


艾伦用的力气很大,踉踉跄跄地向后退去,听到了利威尔的声音还在继续。


“然后你会倒进喷泉里,啧,所有的水都会被染成讨厌的颜色。”


听到这话,艾伦急忙停下了脚步。但是这一步停地太突然了,鞋底和道路相擦打了个滑,艾伦身子一歪,撞到了喷泉边缘。


“哇啊——”水花四溅,就这么跌了进去。


猫怕水,黑猫变了调的咿呀一声,灵巧地跑开了。


只剩下艾伦的身子卡在喷泉内,清澈的水被染成了红色,颜色翻腾不仅没消散反而越来越深。艾伦狼狈地躺在那里,就像是泡在血液中一样。


身上湿透了,衣服湿漉漉地贴在皮肤上,有种黏腻的触感。头发乱糟糟地垂下来,嘴上还有一股浓郁血腥气。艾伦抬头,看二楼的利威尔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。


“利威尔教授——”艾伦隔得远远地大声喊起来,“那些话你就不能早点说——”


利威尔瞥了他一眼,关上了窗户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 


08.


 


虽说艾伦对于利威尔的意见很大,但不得不感谢利威尔。他收留了狼狈的要死、身上一片红的自己,不仅提供了浴室,还给他准备了新的衣服。


利威尔的房间干净的可以,东西很少,可以看到的基本都是各种各样的魔法道具。他还是教师宿舍的宿舍长,每周都会亲自对每个房间进行扫除。


艾伦换了套宽松的睡衣,唯一的遗憾是腰和脚踝都有一截露出来,凉飕飕的让他不太习惯。


扯了扯衣服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谢:“那个,谢谢您,利威尔教授……”


“在校园中我就是你的监护人,这是应该的。”利威尔正在自己的写字台前写着什么,见艾伦过来便转过身子看他。


换了清洁装之后,利威尔穿的是衬衫马甲,配上笔直的黑西裤。


在上课的时候利威尔大多数时间都罩着黑色长袍,带副细银边眼镜。即使是现在脱了外袍,利威尔的着装还是一丝不苟,包括脸上的眼镜。


艾伦听到利威尔这样的话有些感动,最开始对他的感觉并不太好,可是这个时候就会不禁觉得——啊,果然老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啊。


“这个。”利威尔又在面前的纸上写了什么,停笔后纸张连着夹子递给艾伦,“从明天开始执行。”


艾伦有些疑惑地接过文件夹,纸上是熟悉的利威尔的笔迹。不过现在并不是赞美利威尔笔迹的时候,因为这个内容实在是让他有些,摸不着头脑。


“……利威尔教授,这个是?”艾伦的嘴角抽搐两下。


“不认字吗?”利威尔皱眉,有些不耐烦,却还是解释起来,“作为我替你指导飞行课程的交换,你要来跟我学习如何扫除。怎么,难道你不想通过飞行课程了?”


“……不,不是。”艾伦思索片刻,他明白利威尔的占卜能力很逆天,能知道自己来的目的并不稀奇,但是,“为什么一定要是扫除?”


“因为这是我认为很好的一种学习。”利威尔正经地回答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利威尔:“在年终的时候,公共魔法基础课有一门不及格就不能进入下一年的学习。不仅这样,艾伦,你到现在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占卜道具吧?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作为老师,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可以顺利毕业。”利威尔交叠着双腿坐着,“怎么样,准备和下一届的学生一起上课吗?”


“……绝对不想。”


“那么回答是?”


艾伦盯着纸上的字,抱紧文件夹,闭上眼睛答应:“是,利威尔教授。我愿意接受您的……‘特别清扫课程’。”


说着,抽出了魔杖在纸上右下角的位置轻轻一点,成了一团小小的浅绿色光团,隐约看见里面有着奇怪的花纹。


这是在魔法学院的签名方式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颜色和花纹,就像指纹一样独一无二。


“嗯,很好。”利威尔接过文件夹,看着那团绿光满意地点头。


虽然表情和声音都没有变化,但是艾伦直觉地认为他似乎心情很好。


利威尔:“按照上面课程规定的,等你的清扫课程合格,我就会教你如何自由地在天上飞。”


“……那个,利威尔教授,我真的可以……完成飞行课程吗?”老实说,艾伦自己都觉得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
利威尔啧了一声,他提醒艾伦: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你要相信自己。因为你的指导老师,是我。”


“……是,利威尔教授。”


“那么先去把花坛和喷泉整理干净吧,看着就让人心绪不宁。”利威尔一副烦恼的模样,捏了捏眉心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之前觉得利威尔是神圣的教师这个想法,一定是错觉。


 


09.


 


自从接受了利威尔的特别清扫课程,艾伦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他明明是来学魔法的,为什么现在每天都要穿的像个超级小佣人,然后擦擦这里,扫扫那里?


话虽如此,艾伦还是很认真地把房间清扫了个干净。地板也好,桌椅也好,全都一尘不染,就连床柱上装饰用的玻璃球都被他擦的亮闪闪。


即使已经这么久了,每次清扫完之后艾伦还是会觉得有些腰酸背痛。他站起来呼一口气,敲了两下后腰,把清扫用具收起来。


之后慢悠悠地走到窗户边上打开,拉下口罩伸出头往上看,叫道:“利威尔教授,一楼的房间我都打扫好了!”


在三楼的利威尔低下头看艾伦,他点点头,“嗯,一会儿我就下去检查。这次要是再有落灰,就让你去打扫绿茵场。”


“……”艾伦吓的咽了口口水,他上次没打扫干净就被利威尔派去主楼擦扶梯,艾伦上上下下爬了几十个来回,手和腿都快断了。


艾伦一声不吭,默默地转身又把房间检查了一遍。


 


10.


 


利威尔下来检查的时候,艾伦正强迫症一般地擦着壁灯。看到来势汹汹的利威尔,他急忙退到一边,脸上还有些自豪的神色。


“看样子你很自信。”利威尔说着,检查着各个角落,用手指去摸桌子的下面检查灰尘。


不过的确值得称赞,房间打扫的十分干净,让利威尔很满意。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,看样子这门特别的课程,可以允许艾伦毕业了。


“艾伦,从明天开始,我会教导你飞行课程。”


“真的吗!”艾伦激动地快要蹦起来,喜形于色,“利威尔教授,那样的话我是不是……”


“不过因为我是以特别的手段帮你争取了期中的补考机会,”利威尔说的自然,“所以你以后还是要来打扫卫生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不要露出一副便秘的表情。”利威尔除去身上的清洁套装,“扫除会让一个人成长,从心灵的最深处开始净化涤荡,人的灵魂也因此而变得纯洁可贵。艾伦,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……不,最起码成为一名合格的人,都是要从扫除开始的。”


艾伦眼中,利威尔一直自带圣光地说了这些话,身边还飘散着纯白的羽毛。认真的表情,虔诚的语气,利威尔眼眸中都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。


“我明白了,利威尔教授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扫除,享受扫除。”


听到艾伦这样的话,利威尔露出了一抹微笑。他伸出手,温柔地摸了摸艾伦的头。


艾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微微低下头任由利威尔抚摸。


虽然他说出了那样的话,也的确被利威尔的情绪所感染了。但是他知道的,他明白的。


 


扫除的真谛才没有那么夸张!


 


11.


 


周末,挑了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利威尔带着艾伦到绿茵场进行飞行课程的补习。


“你先飞一次让我看看你的问题所在。”


听利威尔这么说,艾伦骑上了魔法扫帚,晃晃悠悠地缓缓飘起来。飞起了没有多高,就掉了下来。


骑在扫帚上,艾伦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真是令人烦躁的事情。


利威尔思考片刻,抽出了自己的魔杖,艾伦见过的唯一比自己魔杖等级还要高的龙骨魔杖。


“骑好。”利威尔吩咐,随即魔杖在扫把处轻轻一点。


“利威尔教授?”艾伦疑惑地叫了他一声,不过还没来得及问接下来的话,就觉得自己猛地冲上了天,“啊啊啊——”


艾伦的双手紧紧握住扫帚,不过这个不靠谱的魔法道具就像是发了疯一样,在数十米之上的高空横冲直撞。速度快的过脸的风就像是刀子一样,脸被刮的生疼。


“原来如此。”利威尔看着在空中飞来飞去,表情都快要吐血的艾伦,明白了这个小鬼不能飞的症结所在。魔杖轻轻一挥,空中的扫帚终于慢了下来。


缓缓降落,艾伦像是要虚脱了一样俯在扫帚上,脸色发青。当仰着头看自己的利威尔终于进入视线,艾伦用仅有的力气说道:“利威尔教授,为什么……哇啊——”


利威尔手中魔杖向下一点,扫帚灵巧的翻了个身,艾伦脸着地摔了下来。


“利威尔教授!”捂着涌出来的鼻血,艾伦几乎是含着泪喊出来。


“最好的教育方式,就是疼痛。”利威尔脸上没有一丝歉意,他掏出一块白手帕,微微弯下腰似乎是要给艾伦擦拭脸上蹭花了的血迹。


艾伦看见那只手伸过来,微微一愣,随即腆着脸凑了过来。


“……”利威尔眉角抽搐,随即轻轻把手帕盖在了艾伦的脸上,站直了身子,“自己擦。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12.


 


看艾伦把自己擦得干净多了,站起来表情犹豫地盯着自己,利威尔终于不太客气的开口。


“艾伦,你知道为什么你飞不起来吗?还有占卜的魔法道具,迟迟无法选择。”


艾伦摇摇头。


“因为你不相信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利威尔的语气很严肃,“对魔法来说,尤其是占卜魔法,如果使用者本人都不相信的话,那么魔法是不会有效用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艾伦,你应该是很瞧不起占卜魔法吧?”利威尔的魔杖指着艾伦的心口,戳了两下,“我明明有着凤凰羽毛的魔杖,我原本可以成为首屈一指的元素魔法师,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毫无前途可言的占卜魔法学部……你是这么问自己的吧?”


艾伦沉默不语,利威尔没说一句话,他都会狠狠戳一下自己的胸口。感觉越来越疼,不知道是身体上的,还是心灵上的。


“一个魔法师,连自己都不能认可的话,是不会用出好的魔法的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艾伦握拳,他的双眼紧紧盯住利威尔,“我之所以报考这里,就是因为我想当一名元素魔法师。我的向往,全部都是为了这个而来的。”


“哦?”利威尔露出了很有距离感的笑容,他魔杖一抬,艾伦一直在腰间的魔杖就飞了出来,“握紧你的魔杖,我会教给你最基本的元素魔法咒语。”


艾伦疑惑地眨了眨眼,但是不容自己再问什么,利威尔已经挥舞着魔杖念了句咒语。声音刚落,晴空中一道霹雳直直落下,还伴随着一阵强风吹的艾伦头发都飞起来。


“……”艾伦被这个所谓的基本魔法吓到了,他迟疑了一下,挥舞着魔杖念出了咒语。


一秒。三秒。五秒。十秒。毫无反应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看见了吧,不相信魔法的话,是什么魔法都用不出来的。”利威尔收起了自己的魔杖,“这和资质没有任何关系,完全是看你自己。”


“艾伦,有时候与其想着自己想做什么,不如想想自己能做什么。”利威尔轻声这么说道,一直没有去看艾伦的表情,“按照约定,这一次我会给你的补考记及格。至于下一次,就要看你自己的判断了。”


 


13.


 


那一天之后,艾伦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
图书馆和自习室成了艾伦去的最多的地方,他翻阅查找了大量关于占卜魔法的书籍。


艾伦深信,兴趣是培养出来的。


逐渐地,除了陪利威尔进行大扫除,他还每天都会去找利威尔探讨各种各样的事情。在利威尔这里,艾伦学到了不止一种的占卜魔法。


年终考试的时候,艾伦终于顺利地通过了所以基础课程,并且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占卜道具。


 


14.


 


暑假的时间很长,艾伦却没有回家,而是留在了学院跟利威尔学习更多的占卜魔法。


艾伦的占卜道具是魔法书,通过占卜之后,原本空白的书页上会出现文字,那便是占卜出来的结果。这是让利威尔都赞叹的占卜道具,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简单、粗暴、不费脑的占卜道具。


也许就是因为够简单,艾伦现在已经迷上了占卜魔法,每天早上出门都会占卜一些小事情。


打开魔法书,上面写着这一天的最佳行程。早中晚三餐应该吃什么,在去什么地方会遇到什么事情,事无巨细。


艾伦的占卜魔法更倾向于生活,距离占卜时间越近、越短就能够做到很精确。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完全规定他的人生,艾伦现在占卜的准确率实际上是五五对开。


“果然今天也去找利威尔教授会比较好。啊,今天要有额外的扫除啊……”看着占卜完的今日流程,艾伦抱着魔法书在床上打了个滚,“不过利威尔教授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啊……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恶劣,还有点温柔。”


艾伦往前看了看之前占卜的结果,让自己去找利威尔的频率真的是相当高。脑袋上的小灯泡忽然一亮,艾伦抱着魔法书从床上爬起来,到了写字台前,认真端正地坐好。


“说不定良师益友说的就是我和利威尔教授的关系。”艾伦有些激动地开始占卜,手放在空白的书页上静心凝神,“来试着占卜一下毕业之后我们还能不能是这样的关系好了……”


艾伦聚精会神地占卜了十多分钟,等他带着一头大汗将手挪开的时候,书页上却只出现了寥寥几行字。


心情忽然有点失落,艾伦认真地开始读上面的句子,“艾伦·耶格尔和利威尔,在两年之后会成为恋人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,艾伦把眼睛睁大,几乎是贴着书面,又读了一次:“艾伦·耶格尔和利威尔,在两年之后会成为恋人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 


“会成为恋人?!”


 


15.


 


利威尔整齐地穿着清洁装,坐在写字台前手里拿着一张塔罗牌发呆。


忽然,外面有一阵响动。


“没想到你也有占卜不准的时候啊,利威尔。”韩吉骑着魔法扫帚从窗户外面飞进来,在利威尔的房间内一圈圈飞着,“都已经下午了,艾伦还没有来呢。”


“别在我的房间像是苍蝇一样绕来绕去,臭四眼。”利威尔把塔罗牌倒扣在桌面上,拿起手边的魔杖冲着韩吉一挥。


一道火光在房间内爆裂。


“哇哦——”韩吉调整了房间躲开了那个攻击,她继续悠哉地飞着,“我只是怕你等的太可怜,我跟你说哦,艾伦现在还在犹豫要不要过来。”


利威尔:“……”


“给你看个有趣的东西。”韩吉抽出魔杖晃了晃,利威尔的面前立马出现了一块透明屏幕,画面是此时此刻还在房间内翻来覆去的艾伦,“你可以看看魔法书上的内容。”


利威尔眯紧眼睛看了看那行字,愣了一下。


“怎么样,有没有吓到?”韩吉欢乐地飞来飞去,“利威尔,没想到你还会有这种桃花吧!哈哈哈——呜哇!”


“韩吉。”利威尔魔杖一挥,这一次成功地把韩吉击落。


利威尔盯着坐在地板上叫痛的韩吉,平静地说道:“你以为,我今年为什么会申请来做占卜魔法学部的教授?”


韩吉:“……难道你……”


“在开学之前我就已经占卜到了。”利威尔把之前倒扣在桌面上的塔罗牌背对着递给韩吉,“在今年,占卜魔法学部会接收一个不情愿的人才。同时,我命定的恋人会出现。”


韩吉把塔罗牌轻轻翻开。


“啧,不过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是同一个人,还是个愚蠢的小鬼。”


利威尔回忆着当时自己在占卜恋人所在地的时候,艾伦那么直冲冲地撞过来,那么轻易地拿到了在他占卜结果中属于自己恋人的那张牌。


 


THE LOVERS.


 


16.


 


艾伦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去碰那本魔法书,因为他觉得实在是,太不靠谱了!


当然,这也意味着他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去见利威尔,因为他觉得实在是,太不现实了!


每天在路上都会想到这个问题,明明想不在意却还是会一直往脑子里冲。


摇摇头,加快脚步刚走了几分钟,就看见利威尔从对面迎面走来。


艾伦:“!!!”


抱着书转身就跑。


一道霹雳落在自己面前,劈的地面冒起了一缕青烟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艾伦。”利威尔静静地走到了艾伦身后不远处,用魔杖顶了顶有些下滑的眼镜,“你以为你旷掉了几次扫除?”


“……”艾伦僵硬地转过身子,头盯着鞋尖,声音含糊,“利威尔教授好。”


“蠢货,谁要你的道歉了。”利威尔皱着眉收起了魔杖,他侧过身子,用余光瞥着艾伦,“我在占卜的时候发现你不太对,所以来看看你。”


这句话就像是洪水一样淹没了艾伦的思考线。


他猛地抬起头看利威尔,感动地眸光几番闪动。


在自己面前,沐浴在阳光下的男人,是多么的温柔!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占卜结果,就又觉得有些无法直视他。


“不过我看你似乎还不错。”利威尔打量几眼艾伦,转身欲走,“毕竟占卜魔法也不能做到完全准确。”


利威尔说着已经往反方向走去,后半句话风轻云淡,艾伦却像是看到了曙光一般。耳朵动了动,急忙跟上了利威尔的脚步。


“利威尔教授,就算是你也会有占卜不准的时候吗?”期待的语气。


“啊,是啊。”利威尔回应道,“这个世界上的占卜没有百分之百的准确,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
利威尔的占卜都会有不准的时候,那么就更别说自己的了!之前那个结果奇怪的占卜结果,绝对是失误!


艾伦的心情忽然大好,他犹豫片刻,猛地开口问道:“利威尔教授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利威尔停下脚步。


两个人对望片刻。


“有。”利威尔回应了一声,继续往前走。


艾伦心花怒放,脸上挂起了大大的笑容。


利威尔教授是有喜欢的人的,那么自己怎么可能会成为利威尔教授的恋人呢?那果然是一个错误的占卜!


“利威尔教授!”艾伦笑的阳光灿烂,跟在利威尔身边,“对不起,利威尔教授,以后我也会好好地去扫除的!”


“嗯,知道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,就值得表扬。”


“嗯!”艾伦更来了精神,“对了,利威尔教授,我发现了一种很细小的编织草,如果加工一下,可以清扫很细小的地方,而且很干净也容易清洁。”


“哦?听起来还不错,改天一起去采集。”


“好的!”艾伦放下了心中的担子,觉得和利威尔交流起来又轻松了不少,“对了,利威尔教授,你喜欢的人,是什么样的人?”


“你很好奇?”


“嗯,觉得毕竟是利威尔教授会喜欢的人……”


“不用太好奇,就是个蠢货。”


 


17.


 


一年后,艾伦成为了占卜魔法学部的王牌学员。


利威尔成了他的终生导师,而他成了利威尔的恋人。


 


18.


 


又是一周一度的大扫除时间。


艾伦一边清扫着沙发角落,一边不满地问利威尔:“利威尔教授,你当时不是说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利威尔用悬浮术踩在空中,带着天花板和吊灯,随意地回答:“我有说过那个人不是你吗?”


“……”艾伦脸上微红,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,“利威尔教授,你当时说我是蠢货!”


“嗯,即使到了现在也是。”飞到旁边开始清扫柜子,“因为自己的占卜结果就那么心绪不宁,还敢躲了我一个月,说你是蠢货都已经是很温柔的评价了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利威尔教授你知道我占卜的事情?!”


“啊,知道。”利威尔挡在面罩的下的嘴唇扬起了浅浅的微笑,“应该说,你的占卜还是挺准确的。”


“什么啊……”艾伦心情乱糟糟地扫着地面,更多的是不太好意思的情感,“感觉什么事情其实利威尔教授都知道一样……而且利威尔教授早就知道我们会是这种关系了吧?”


“嗯,很早以前就知道了。”


“总觉得利威尔先生你在很早以前……从让我扫除开始,就为以后都做好准备了。”


“作为我的人,不会扫除是不合格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这么早就能成为我的人,你尽情窃喜吧。”


“……”艾伦扫着地一直向后退,不小心撞上了写字台,塔罗牌被撞翻,全部落在了地上,“抱歉,利威尔教授……”


“艾伦,别动。”


本来打算把塔罗牌捡起来的艾伦立马不动了,他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和利威尔见面的时候,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动利威尔的塔罗牌,结局还是现在这样吗?


利威尔凑过来,看着一地的塔罗牌,有几张正面朝上。视线一一扫过牌面,忽然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。


“利威尔教授,怎么了?”艾伦不精通塔罗牌,完全看不出什么。


利威尔盯着艾伦,他要告诉这个小鬼,这副牌面告诉他——


 


我会在扫除的时候,向你求婚。


 


Fin.


 


Extra


 


“艾伦,跟我结婚。”


“利威尔教授你这是求婚的态度吗!”艾伦指着一直做着清扫都不看自己的利威尔,“起码要看着我好吗?!”


“哦?”利威尔停下手上的动作,扯下了口罩走过来,直勾勾地盯着艾伦,“我看着你你就答应?”


“不是这个意思!”艾伦侧着头不敢看利威尔,支支吾吾的,“不过为什么你每次求婚都是在扫除的时候啊……”


“占卜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艾伦躲开了靠过来的利威尔,去旁边擦着床头柜,“说起来,觉得最近扫除的时间多了很多,很多地方都不脏啊。”


“嗯,因为为了跟你求婚,大扫除现在三天一次。”利威尔靠在窗边看艾伦,皱着眉,“你要怎么样才答应?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难道说……”利威尔略作思考,“要打扫整个魔法学院……”


“好了!不要再继续说了!”艾伦光是想想打扫整座魔法学院就已经觉得累哭,他抓了抓脸颊,“其实也不是不答应……但是魔法学院不是有规定的吗,所有的教职工以及各学部王牌学员,如果想要结婚必须要有申请书,而且需要校长批准……”


说着,翠绿的大眼睛看向利威尔,有点无奈的味道。


利威尔面无表情:“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。”


艾伦:“?”


利威尔从写字台内拿出了一个文件夹,调转方向打开递给艾伦看。


稍微看了一眼,艾伦疑惑问道:“利威尔教授,这不是我当初签的‘特别清扫课程’的文件?”


不过很快他又发现这文件似乎和自己签的时候不太一样,在右下角的位置,除了证明自己身份的浅绿色光团,还有两个小光团,一个近乎黑色的深蓝,一个有些冰冷的浅金。


“其实这个,”利威尔的手在文件上轻轻一触,上面的文字开始变幻形态,重新组合,“我用了点妨碍魔法。”


艾伦盯着文件上闪亮的“结婚申请书”几个大字,无语。


“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,所以提前让埃尔文批准了。”利威尔看了看结婚申请书,觉得自己真是聪慧又机智,抬眼看艾伦,“怎么样,还有其他不给我答复的理由吗?”


艾伦:“……没有了。”


“很好。”利威尔收起结婚申请书,说着就要去摸旁边的塔罗牌,“我来占卜一下什么日子结婚比较好。”


艾伦听到利威尔这话,吓得头发都快炸起来,他急忙喊道:


“利威尔教授!一定要让我来!你占卜的话一定又是在扫除的日子了!”


 


End.



评论

热度(55)

  1. smile 然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чао丶s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零星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っ 喬维瑶°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飘影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惠风和畅🍃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三楼德育处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Jolie_baka利艾不足巨人廚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棒!!!萌屎了好嗎!!!